小猪视频app官网下载企业版
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若皇上要的那场雨下不下来,该怎么办?”

祝烽的脸色蓦地沉了下来。

说起来,这些年祝烽的年纪渐长,脾气却越来越好,有的时候跟南烟闹一闹,也都是闹罢了,极少真的看到他生气,也正如他所说的,南烟有时候反倒更盛气凌人一些,他也都一一忍下来。

但,南烟也知道,那只是老虎收起爪子而已。

在必要的时候,他雪亮的,锋芒不减的爪子仍旧会亮出来,对着人一击致命。

比如,眼下这个时候。

他的脸色只是一沉,就让人感觉到整个房内的气息都随之一沉,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威压笼罩在人的头顶,南烟顿时感觉到有点喘不过气来。

她听见祝烽沉声道:“会下的。”

南烟抬眼望着他。

祝烽道:“朕是天子,朕的意志就是天意。天意要下雨,自然是要下的,谁都阻止不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清纯美女迷人微笑旅拍

南烟看着他,欲言又止,终究只能轻声道:“是。”

而说完那句话,祝烽脸上的神情很快又缓和了下来,恢复了平常的平和,好像刚刚看到的老虎露出的雪亮的爪子只是南烟一瞬间的错觉,他柔声说道:“快吃吧,呆会儿菜凉了。”

南烟端起碗,闷闷道:“是。”

她一边味同嚼蜡的吃着碗里的东西,一边又有些忐忑的看着祝烽,心里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,却像是烧开了的水,一直在她的心里沸腾着。

天意,是老天的意志,还是天子的意志?

如果,如那个阿述所说,老天已经将那片云带走了,那,天子的意志,能让那片云再回来吗?

当然,南烟要担心的,还不止是那片云而已。

她留在都尉府,但心已经飘到了罕东卫的外面,可祝烽却很平静,白天的时候除了去书房那边批阅奏折,回来之后便陪着祝成钧在院子里跑了一会儿,外面毕竟有战事,已经不可能让这位汉王殿下出去骑马野跑了。

到了傍晚,一家人又坐在一起吃了晚饭。

刚刚吃完,宫女们正在收拾碗碟的时候,小顺子从外面跑了进来,气喘吁吁的道:“皇上。”

一听到他的脚步声,南烟立刻就紧张起来。

而祝烽正坐在一边拿着杯子喝茶,看见小顺子跑进来,却是慢慢悠悠的将茶杯放回到桌上,然后说道:“什么事?”

小顺子道:“陈大人回来了。”

祝烽点点头:“嗯。”

说完,竟就没有再问什么,这一下南烟忍不住了,皱着眉头问道:“皇上怎么不问结果?”

一旁的祝成钧也抬起头来,看看他的父皇,又看看他的母妃。

祝烽忍不住一笑,道:“这个结果还用问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陈紫霄在这儿守了多少年了,这样的仗又打了多少回了?若连这一仗都打不赢,朕还要他这个都尉做什么?”

南烟被他这话一堵,顿时无话。

小顺子也笑着说道:“是啊,陈大人首战告捷,击溃敌军,如今已经回了都尉府,正在等着皇上的召见呢。”

祝烽道:“让他先去换个衣服洗洗吧,不急,朕过去看一会儿书,再见他。”

“是。”

小顺子立刻下去传话了。

南烟紧皱着眉头,看见祝烽慢条斯理的起身整理身上的衣裳,立刻走过去帮他理了理衣领,看见祝烽真的一如往常的平静,她忍不住说道:“皇上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啊?”

祝烽忍不住笑道:“这一个下午,一直在走神,就是在想这个事?”

南烟道:“毕竟是打仗啊。”

祝烽笑道:“打仗是打仗,但战事也有不同,更有不同的打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守边疆的人都知道,仗是时常要打的,但得有利可图,没有人会发动一场无利可图的战事。东察合部的骑兵一直在这边杀人劫掠,是为了得到过往商人所携带的货物;阿日斯兰卷进这件事来,是为了给朕制造麻烦,报过往的仇,同时还能从东察合部那里分到好处。这些,都是他们动手的原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可这一次,这一仗,看得出任何的利益吗?”

南烟微微蹙着眉头,想了一会儿,顿时豁然开朗,道:“皇上是说,这一仗打得没有意义,所以阿日斯兰也不可能真的铆足劲来打,不过是一场试探罢了。”

“不错,”

祝烽点点头,道:“三万人,不过是过来摆个阵势,朕让陈紫霄过去,也是如此。不信呆会儿陈紫霄报上来的战果,肯定是歼敌不多,仗也没打多久,两边有个来回就罢了。”

南烟还没说话,一旁的祝成钧大声说:“儿臣不信!”

南烟立刻伸手拧了他一把。

祝烽却没有生气,而是笑着蹲下身来,对着小成钧道:“怎么,朕的成钧不相信父皇吗?”

祝成钧道:“儿臣也要去听!”

祝烽笑了起来。

道:“好,就带过去,让长长见识!”

南烟闻言,自然也要跟着过去,于是三个人一同到了书房,祝烽也没有理他们,自顾自的坐到桌前开始批阅奏折,而祝成钧也很乖,趴在桌子的一边给他研墨,南烟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拿了一卷书在看。

过了一会儿,陈紫霄换上衣裳过来了。

见贵妃和汉王都在,他有些惊讶,但既然是皇帝准允的,作臣子的也没有好说的,毕恭毕敬的请安之后,便上报了今天的战况。

正如祝烽所说,今天的战事并没有僵持,只打了不到一个时辰,两边便都退兵了,折损了不到十人,剩下的也都是些轻伤。

祝成钧趴在桌上,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祝烽。

连南烟也一脸惊讶的望着他。

这对母子好像都在用表情大喊:神了!

祝烽只用眼角瞥了儿子一眼,似是有些得意,毕竟之前在南烟怀着祝成钧的时候,做父亲的想要打一场胜仗给儿子看,却因为轻敌冒进,差一点吃大亏,这一回勉强算是把面子找回来了。

祝烽略带得意的轻咳了一声,摆摆手:“行了,朕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陈紫霄行了个礼,正要退出去,但想了想,却又停下来,回头对着祝烽道:“皇上,还有一件事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