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菠萝蜜app污视频破解版


上午从军营出营的几千人马,现在一个个满身尘土,脸上和手上的尘土在汗水的粘糊之下,变成深褐色沾染在皮肤上,在冷风的吹拂下,一阵阵发凉。

“都快点!”

宪兵队在负责催促部队继续前进在,这个时候,这帮连长自己都快跑不动了,根本没有力气催促手下的弟兄。

“三连的,你们谁上?”

张友发跑到了冯锷旁边,问着冯锷。

在三营的队伍里,冯锷太好找了,只要找到那个步枪上有瞄准镜的就成。

“不知道,到时候谁有体力谁上。”

冯锷摇着头,现在不是讲谁拼刺技术更好的时候,而是应该看谁更能坚持。

“行,现在各个连的状况都差不多,别上太多军官,没准真要受伤的。”

张友发摇着头走开了,他实在不明白师长是什么意思,这个时候弄伤上百号精兵,真的有意义吗?难道还是说十一师最近真的没作战任务,可以让伤兵随便养伤?

“让那个营先上?”

尹作干坐在马上,问着旁边的张昌元。

芊子微凉的魅力

“按照营里面的顺序,应该让一营先上,装备、补充兵、军官都是他们不过去。”

张昌元提醒着尹作干,这不是真正的战场,不用讲究保存精锐留待反攻,一营既然享受了最好的待遇,这种时候就只能先上了。

“如果一营先上,恐怕我们团的整体成绩不会好啊!一营的人现在体力消耗也很大,我的意见是让一营最后上,这会让我们的整体成绩会好点。”

尹作干有不同的打算,作为团长,他需要考虑团的成绩。

“那团长打算让那个营先上?二营还是三营,二营的营长是代理的,三营的人员补充是师最差的。”

张昌元提醒着。

“二营先上,你去找二营长谈谈,表现好了,这次没准就能扶正。”

尹作干做出了决定。

“行!”

既然团长已经决定了,张昌元只有执行的份,二营之后就是三营,最后是一营,至于各连的出击顺序,那是营长要决定的事情,现在张昌元就是去通知各营长让他们准备的。

“师长,四个团怎么分?分成两组同时开干还是直接让两个旅轮流上?”

刺刀拼刺肯定会产生伤亡,这个时候,彭战存坐不了主,只有让师长彭善下命令,关键是单人拼刺之后还有团队拼刺,这就不好搞了。

“四个团抽签,让宪兵和夜战医院做好准备,一组组来吧!”

彭善现在也有点虚,如果伤了太多人,他可能会随时喊停,因为敢上来拼刺刀的,肯定是各连的精锐,伤太多人可能就会让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受损。

十一师训练场,旁边摆着一排木枪,这玩意就不是木棍了,而是工兵营精心打造的木头步枪,至少外形上差不多,木枪的两头包上了厚厚的棉布,看来彭善也害怕弟兄们出现大的伤势。

参谋军官准备了四个纸团,梅春华和王严互相看了看,苦笑一下随便摸了一个纸团递给参谋长,四个团,反正早晚要上,对于他们两个来说没什么区别。

“第一场,六十二团对六十五团。”

彭战存展开纸团,大声的宣布着。

“呼……”

王严和梅春华同时长出一口气,他们担心的最坏情形并没有出现,那就是三十一旅或者三十三旅内战。

“呀!”

“呀!”

很快,两个卸下装备,拿着木枪的老兵踏上了训练场中间,握着木枪开始冲锋。

“咚、咚、咚……”

“砰!”

……

几个回合之后,一个弟兄没收住脚,被另外一个弟兄踹在了地上。

“停!”

“下一个!”

宪兵赶紧喊停,宣告了倒地士兵的失败。

“砰!”

“啊!”

……

木枪捅在胸口,刚刚还在欢喜的老兵痛苦的倒在了地上,木枪上虽然有棉布,可是捅在胸口那也不好受。

“医护兵,抬下去!”

彭战存皱着眉头,第一个伤兵出现了。

“下一个!”

“下一个!”

……

在一连串的倒地声中,陆续的有伤兵被野战医院抬走,渐渐的,六十二团二营的三十个上场的士兵部败下阵来,而他们面对的是六十五团一营,曹金轮想先声夺人,所以上来就是最精锐的一营。

“连长,下一个我上吧!”

站在场地中间的是一个军官,扛着中尉军衔,应该是排长或者副连长,冯锷不认识,可是他却从这个人的动作中看出来了,这是一个练过武术的人,因为他已经把二营的五个弟兄干了下去,关键是他没出现体力耗尽的现象。

“该一连上,还没轮到你。”

张友发疑惑的看着冯锷,他知道冯锷很能打,可是他想让冯锷尽量多休息,晚一点出场。

“场上的那个中尉,练过,一连有人有把握吗?”

冯锷问道。

“都是自家弟兄,况且他都是点到为止,没有下狠手,二连足够累死他了。”

张友发摇着头说着,他对于原定的顺序并不想改变。

“可是当他体力耗尽的时候,恐怕就收不住手了,到时候可能弟兄们伤的更重。”

冯锷提醒道。

“你有把握?”

张友发问道。

“那你上吧!”

张友发看冯锷点点头,阻止了一连站起来的副连长。

冯锷站了起来,活动了一下手脚,然后朝着入口走去,旁边的宪兵看了看冯锷,递给他一支木枪。

“三营三连冯锷,请!”

冯锷踏上场地中间,盯着对面的中尉军官,立枪在手,朝对面的弟兄行礼。

“一营三连林军,请。”

行家一出手,就知道对面上来的军官不简单,既然敢上来,就证明自己刚刚连续击败五个老兵,已经让六十二团感到了威胁,派出了真正的高手。

这个时代,军中并不缺乏练过传统武术的高手,特别是这种嫡系精锐里面,要不然他们不可能在战场上拥有那么强的战斗力。

“咚!”

并没有自我打气的大吼,林军上来就是一个突刺,朝着冯锷的胸膛。不过他的力量并没有用尽,腰腹收而不发,随时可以转变动作。

冯锷并没有耍花里胡哨的东西,用的还是教弟兄们的那一招,左防,然后借力枪托上转,顺势击打林军的腹部,如果这是在战场上,冯锷肯定是选择击打敌人的下颚,不过他怕对面愣头青,万一木柄砸在下颚上,这人不死也得脱层皮。

“有两下,我开始认真了。”

林军守步退开,对着冯锷说道。

“请!”

冯锷并不慌张,点点头,他今天是不打算用其他的招数了,他这个时候上来就是给三连弟兄们信心的,正好拿这个练过武的人展示一下他这几个简单动作的实用性,那就是专治一切花里胡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