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映画邮箱


   屠鸿雪轻哼一声,眼中闪过一道寒意,淡淡道:“罢了,反正你也娇纵惯了,这些俗礼我懒得跟你计较,说吧,特意跑我这铁血峰来做什么?“

   刁阁主掩嘴轻笑,略带幽怨地道“看你,总是这副冷冰冰的模样,怎么?这么多年了?还在生姐姐的气?”

   屠鸿雪轻哼一声:“不敢!本座哪敢跟姐姐生气!“

   “哎哟、哎哟,还说没生气,从头到脚,你每一处地方都写着两个字,生气!“刁阁主摇头道,“算了,妹妹,那个男人不值得妹妹这般牵挂,何必为他伤怀??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!当年都怪姐姐,不该勾搭他,难道你还没原谅姐姐?“

   屠鸿雪白她一眼,冷冷道:“你瞎说什么!早说过我不喜欢那个男人,你总是不信?再说,过去的事情早就忘了,姐姐何必又再提起!“

   刁阁主拍手道:“对嘛,这才是我的好妹妹!那男人根本就配不上你,用情不专,意志不坚!这么容易就移情别恋!不值得妹妹惦记!“

   屠鸿雪转过身去,背对着刁阁主不耐烦的道:““好了!你特地到我这里来,就是为了说这些话?真是无趣之极!你走吧,不送!“

   刁阁主收敛笑意,嗔怨道:“别老摆着一张臭脸,我来问你!你是不是喜欢上官宗主!青天白日的,可别睁着眼睛说瞎话!姐姐什么都明白,不是那么好欺骗的!“

   屠鸿雪呼地转过身来,薄怒道:“真是越说越离谱!我何时与宗主有过半点私情?别含沙射影的总来盘问这些,你不觉得很令人厌恶吗?“

   刁阁主眼睛微亮,喜道:“你真不喜欢他?“

   “不喜欢!“

   “为什么不喜欢?论相貌、论修为,宗主都是当世绝顶高手,他哪点配不上你!“

   足球小宝贝在家清纯可爱写真集 可爱校园

   屠鸿雪眼神闪过一丝黯然,叹道:“宗主人中龙凤,本座配不上他!姐姐不必总来试探妹妹心意,本座不会与你争的。“

   刁阁主苦笑道:“妹妹真是灵慧过人!不错,姐姐很喜欢他,可我却明白,他喜欢的人是你!“

   “那又与我何关?“屠鸿雪毫不动容,似乎真未将上官铭放在心上。

   刁阁主突然心怨难平,忿然道:“我真是不明白!无论相貌和修为,我哪点比你差!怎么宗主偏偏喜欢你!却对我不屑一顾!这不公平!我不服!“

   刁阁主话音未落,身上元力突然疯狂暴涨,呼吸间由筑基初期修为一路飙升!眨眼达到丹液初期!整整跨越了一个大境界!

   原来许多人不知道!表面只是筑基初期修为的事务阁阁主,竟然会是丹液期的高手!这些年她用奇术将修为隐藏压制,替上官铭打理着无极宗最重要的堂部,甚至不惜隐藏身份,在外院中蹉跎岁月,可见她对上官铭用情之深。

   整个无极宗知道她真实修为的,只怕不会超过三人!

   屠鸿雪见刁阁主提到上官铭会这般激动,不由暗自心伤,微微叹息一声,摇头无语。

   这世间最莫名其妙的,就是情字!不仅容易令人丧失理智!更会令人迷失自我。这么多年,她在孽海情缘中沉浮挣扎,又何曾逃脱得开?

   屠鸿雪上前轻轻劝道:“感情这种事,没有公平,也无法勉强,姐姐看开一些,切莫执着!你且放心,妹妹一心修道,不想受那情劫之苦!此生绝不会喜欢他!“

   刁阁主微微怔了怔,诧异道:“妹妹真不喜欢他?“

   “不喜欢!“

   “哦?呵呵,那是姐姐多想了!“刁阁主破颜而笑,脸上愁容一扫而空。

   但她随即又眯着眼,将屠鸿雪上下打量片刻,娇哼道:“你既不喜欢以前那个男人,又不喜欢宗主!那你到底是喜欢谁?“

   屠鸿雪懒得理他,转过身去不言不语。

   刁阁主眼神微亮,发现新大陆一般,跳起来惊叫道:“我知道了!难道你……你喜欢……“

   屠鸿雪幽幽道:“姐姐别乱猜,我对谁都不会动情!“

   刁阁主哪里肯信,四下打量几眼,越来越对自己的猜想感到震惊,叹息道:“难怪!我说你这忘尘居怎么修建得跟净心潭这般相似!原来你真的喜欢……“

   屠鸿雪背影一僵,笃地转过身,冷哼道:“你休要胡言!“

   刁阁主骇然惊道:“妹妹,你疯了!你喜欢谁都不能喜欢他啊!他……他毕竟是你的……哎呀,你这是触犯了人族禁忌!不会有好结果的!“

   屠鸿雪黯然道:“我知道,只是妹妹身不由已,姐姐你……切勿……“

   刁阁主微叹道:“得了,姐姐又不是外人!就算知道你的心思又如何,姐姐不会说出去的!只是……不是姐姐说你!你这份感情是禁忌之恋!明明知道没有结果!却又何苦……哎!“

   屠鸿雪黯然道:“那你喜欢上官铭这么多年却又何苦?“

   刁阁主嗔她一眼,叹道:“罢了,你我姐妹都是可怜之人,此生都难逃情劫之苦!哎……我说呢,这么多年,你怎么总喜欢戴这鬼脸面具,整日里醉心修炼,为人淡漠,还将这里取名忘尘居!原来竟是……你打算一直这样逃避下去?“

   屠鸿雪眼中凝满了一滴眼泪,苦笑道:“我不想逃避,只是没有机会,他……他已经十年未曾露面了。“

   想起什么,屠鸿雪突然脸色凝重,瞪着刁阁主喝道:“这件事,不许对任何人提起!何况……何况这也只是我一个人的想法!“

   “你说什么?“刁阁主奇道,“你是说……你师父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?从头至尾就你一个人单相思?“

   屠鸿雪黯然神伤,叹道:“师父他……也许知道吧,只是他根本就没有在意过!总是闭关修炼,很难交谈几句,上次见他,已经是十年前了!“

   刁阁主怔怔无语,顿时对屠鸿雪的遭遇同情起来,明明近在咫尺,却十年未能见面,这种相思之苦,也只有她能忍受,换成自己,怕是早就疯了!

   她本想劝慰几句,一时之间,竟想不起合适的话语,这种事情,无论结局如何都难有美好的结局!

   突然间忆起今天的来意,刁阁主便将话题岔开道:“对了,妹妹,其实姐姐今天来这里,是另有要事相告!“

   “什么事?“屠鸿雪神色微整,将缠绕在心中的情怨斩断,再次变得冷酷淡漠起来。

   刁阁主张嘴欲言,想想又咽了回去,斟酌片刻才谨慎地道:“姐姐这回真是为了你好,你那手下几个弟子,怕是要给你惹来麻烦了。“

   屠鸿雪哼道:“麻烦?本座从来不怕麻烦!未经风雨,何来成长!让他们受些磨炼算不得什么事!“

   刁阁主摇头道:“此次不比往日,妹妹还记得那个叫风无形的弟子吗?“

   风无形?……屠鸿雪眼中闪过一缕寒光,冷冷道:“记得,符箓堂新入的一名正式弟子而已,姐姐提他做什么!“

   顶点

   。